当前位置: 首页 > 档案与历史 > 他山之石 > 正文

风华绝代 百年归来

发布时间:2016年03月22日 09:53 发布者: 

陆小曼

今年11月7日是20世纪中国文艺界的才女陆小曼110周年诞辰。

陆小曼,1903年11月7日生于上海,6岁那年她随母亲从上海迁到北京,与父亲生活在一起,她成长在北京。提起陆小曼,人们总是津津乐道于她的美貌、惊世骇俗的爱情以及那些风花雪月的故事。诚然,美貌与爱情、香艳与风月更能满足人们的好奇心,更能吸引人的眼球。然而,陆小曼并不只是一则爱情传奇中的女主角,而是一个完整的历史人物。当年与陆小曼有过交往的一些文化界著名人士在评价她的时候,更多地注重了她在文学艺术方面的才华和成就。胡适说:“陆小曼是一道不可不看的风景。”郁达夫说:“小曼是一位曾震动20世纪20年代中国文艺界的普罗米修斯。”而与她交往甚深的刘海粟则说:“陆小曼的旧诗清新俏丽,文章蕴藉婉约,绘画颇见宋人院本的传统,是一代才女,旷世佳人。”

陆氏81世74岁的陆晋道在陆氏宗祠接受来报记者采访。(屈建军 摄)

陆小曼作为一个历史人物,再一次进入人们的视野,开始于20世纪80年代刘海粟发表《我所认知的徐志摩与陆小曼》一文。作为徐志摩、陆小曼二人爱情婚姻的见证人与促成者,作为相交终身的知心好友,作为艺术大师与文化名人,刘海粟的回忆,自然真切感人,同时权威可靠。刘海粟在文中披露了陆小曼祖籍在江苏常州。

记者在江苏常州樟村陆氏宗祠采访时,陆氏81世74岁的陆晋道捧出厚厚一摞《樟村陆氏宗谱》,陆老先生翻到记载陆小曼这一页对记者说:“2003年,我们在续修《樟村陆氏宗谱》时,发现了陆小曼的名字,在这18卷宗谱中,是唯一记载陆氏家族中女性名字的。谱上对陆小曼、其父亲陆子福、其祖父陆荣昌的身世,记载得非常清楚。我们家族迁到常州樟村的始迁祖是北宋的陆元光。北宋诗人、词人、文学家苏东坡晚年在常州度过了最后的四十几天,并且每一天都有详细的记录。苏东坡临终的时候,陆元光时任晋陵县知县,他以地方官的身份去探望在病中的苏东坡。当时东坡病得很重,躺平了常常喘不过气来,时值盛夏,用棉被之类作为靠垫又热不可耐。陆元光见此情景,就把自己平时用的‘嬾版’拿来给东坡。所谓‘嬾版’,应该是一块木制的靠背,可以调整不同的角度。东坡在‘嬾版’上,可以躺得平一些,也可以支得直一点,感到十分方便,最后竟然就在这块‘嬾版’上与世长辞,终年66岁。”

几十年后,当年的晋陵县知县陆元光也已辞世,但见证了他与苏东坡深挚友情的“嬾版”还在。陆元光的儿子请当时著名的文学家、曾任苍梧太守的常州人胡德辉在“嬾版”上题刻了一段铭文。

南宋时江苏无锡人费衮著的《梁溪漫志》卷四《东坡嬾版》篇记载:

东坡北归至仪真,得暑疾,止于毗陵顾塘桥孙氏之馆。气寖上逆,不能卧。时晋陵邑大夫陆元光获侍疾卧内,辍所御嬾版以献。纵横三尺,偃植以受背。公殊以为便,竟据是版而终。后陆君之子以属苍梧胡德辉为之铭曰:参没易箦,由殪结缨,毙而得正,匪死实生。堂堂东坡,斯文栋梁,以正就木,犹不忍僵。昔我邑长,君先大夫,侍闻梦奠,启手举扶。木君戚施,匪屏匪几,诒万子孙,无曰不祥之器。

这段文字,可能是目前所能见到最早的也是较为详细完整的关于苏东坡获赦北归、终老常州的记载。字里行间还表达了苏东坡是文坛栋梁,他堂堂正正,虽死犹生,因此这块“嬾版”要让子子孙孙传承下去,不要把它当作不吉祥的东西。

1920年版《樟村陆氏宗谱》,木活字版,共18卷。

陆氏82世52岁的陆岩对记者说:“我也参与了《樟村陆氏宗谱》的续修工作。《樟村陆氏宗谱》旧谱完成于民国9年(1920年),木活字版,共18卷。我们在‘卷十三’中读到了关于陆小曼的记载,‘小曼,生于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癸卯九月十九日子时’。我们的修谱工作人员还亲自前往百里之外的湟里镇,寻访到了樟村陆氏的族人、小曼祖父荣昌公胞兄荣俊公的后人。而后,荣俊公的两位玄孙(小曼的堂侄孙)前来丁堰樟村,参加了樟村陆氏宗谱纂修会议,并瞻仰了陆氏宗祠。”

1920年版《樟村陆氏宗谱》第十三卷,关于陆小曼的记载。

记者看到在《樟村陆氏宗谱》卷十三中,记载着陆小曼祖父陆荣昌的简历:“荣昌,行二,字致和,朝议大夫,钦加运同衔赏戴花翎,候选同知,国学生。配刘氏,子三,子芳、子梁、子福。”“公生于道光二十年(1840年)庚子七月十一日辰时,没于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辛丑十二月十六日酉时,享寿六十有二。”

对陆小曼父亲陆子福的记载:“子福,行三,字厚生,官名定,又字静安,号建三。邑庠生,即补知县,度支部员外郎,资政院一等秘书,二等嘉禾章,财政部参事,赋税司会办。配徐氏,武进鉴渊公长女;继配吴氏,武进中丞第耔禾公长女。子二,耀璋、耀增。女三,长次早卒;三小曼,生于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癸卯九月十九日子时,待字。”陆子福:“同治十三年(1874年)甲戌七月十六日午时生。徐氏生于同治十二年(1873年)癸酉六月初九日寅时,卒于光绪二十三年(1897年)丁酉四月二十二亥时,葬于宝山县江湾镇。吴氏,光绪二年(1876年)丙子九月十四日卯时生。”

从宗谱中可以明确,陆小曼的祖籍是常州樟村。

陆岩对记者说:“樟村现属丁堰镇,是常州东郊一个大村落。1920年修谱时,樟村陆氏共分十大支派,陆小曼属于其中‘北园村派’。这一支派是在明末清初时71世陆万钰由樟村迁居到常州城东门外北园村繁衍而成。北园村原址紧临天宁寺,在现在的红梅公园内,1959年红梅公园扩建时,已被拆迁。

“陆小曼的祖父陆荣昌是樟村陆氏北园村派78世孙(以战国时陆通为一世祖),他在清代咸丰年间因避‘太平天国’战乱,举家迁居上海。荣昌公在世时建树颇多,他去世后,夫人刘氏及儿子对孙中山领导辛亥革命给予了许多支持。为此,1916年民国大总统黎元洪为荣昌公亲笔题写匾额‘饥溺为怀’,夫人刘氏也获‘本固枝荣’匾额。

“小曼的父亲在宗谱上名‘子福’,因少时聪慧,每考必中,长辈就为他起官名为‘定’。他曾东渡日本,毕业于早稻田大学,参加了孙中山先生领导的同盟会,积极投身辛亥革命。民国初年一直担任财政部赋税司司长,主持创办了中华储蓄银行。

“小曼的母亲吴曼华,是常州著名的白马三司徒中丞第吴耔禾先生的长女。她身为名门闺秀,多才多艺,深有古文基础,更擅长工笔丹青。‘小曼’的名字也来源于母亲,其善国画,也是受母亲影响至深。

“陆子福夫妇先后生育了9个子女,其余8个均不幸早夭,只有排行第四的女儿小曼幸存,故视为掌上明珠。在民国9年(1920年)版《樟村陆氏宗谱》上,小曼以女儿之身,不仅名列其上,而且还详载生辰,这在宗谱里是绝无仅有的,说不定也可算是中国家谱史上的一大奇观了。

“1920年修谱时,小曼年仅十八,谱载‘待字’。也就是说,她与王赓那郎才女貌、门当户对但并不美满的婚姻,以及她与徐志摩那名动中华、艳绝人寰的爱情传奇均未发生。谱上所记载的有关陆小曼及其家族的情况,尚处在未受任何干扰的原生状态,因此,民国9年(1920年)版《樟村陆氏宗谱》是研究陆小曼最有价值的原始档案资料之一。”

采访中记者得知,修谱的工作人员还专程前往上海,寻访到了陆小曼侄女宗麟之子邱权先生。他从小随母亲与姑婆陆小曼住在一起,在姑婆的呵护怜爱下成长。姑婆去世后,在艰难的“文革”岁月中,他与母亲一起,精心保存了陆小曼与徐志摩的大量遗物。修谱人员亲眼见到了邱权先生保存的陆小曼的字画、手稿、照片,生前用过的画笔,以及泰戈尔、梁启超等人送给陆小曼的礼物等等;还随邱权先生前往瞻仰了位于延安中路35号的陆小曼生前长期居住的故居。同时也了解到自清咸丰年间荣昌公迁居上海,至今已传至6世,现有数十人居住在上海、香港、台湾以及美国等地。他们分别是荣昌公的三个儿子子芳、子梁、子福的后代,但彼此之间还像亲兄弟一样,密切联系往来,亲情浓浓,其乐融融。

2004年5月4日,邱权先生邀集了陆小曼亲属9人,驾车前来常州寻根问祖。来客中除邱权先生外,还有陆小曼的另外一位侄女宗桓女士,也在陆小曼生前与之有密切的交往。陆岩参与了对他们的接待工作,亲耳聆听了邱权先生和宗桓女士对陆小曼生前情形的回忆:新中国成立后,党和政府给予陆小曼亲切关怀,享受行政13级高级干部待遇,当选过全国“三八红旗手”。陆小曼为人宽厚大度,1960年困难时期,她将高干特供的一些生活用品如肥皂等,就放在公共厨房盥洗间,任邻居们取用;文艺界的一些老朋友如刘海粟等,被打成了右派,生活极其困苦,陆小曼每周末在家里做上一大桌饭菜,请他们过来吃一顿,补补身体。

陆小曼祖上居住的北园村,几经查考,确定位于红梅公园内儿童乐园一带。2005年,红梅公园大规模改造,向广大市民征集意见、建议。陆岩撰文提出了“建立‘徐志摩《常州天宁寺闻礼忏声》诗碑’和‘陆小曼祖居地纪念标志’”的建议,还附上了族中前辈绘制的《抗战前北园村及东门街道商铺寺庙庵观示意图》等相关资料。他的这份建议引起了有关方面的重视。尽管后来并没有按照他的建议实施,但还是在小东门桥旁建立了徐志摩和陆小曼的塑像,命名为“爱眉小札”,面对着红梅公园和天宁寺宝塔,饶有韵味,是目前很热火的“三河三园”水上旅游途经的一处重要景点。

2008年,樟村陆氏宗祠被列为“常州市文物保护单位”,陆氏族人对祠堂进行了深度的修复,恢复修建了供奉祖先牌位的神龛,其中特意刻制了一块“八十世上海支才女小曼女史之享位”牌位,安放于神龛内,让陆小曼在天之灵魂归故里。

如今,在常州立起了陆小曼的塑像,安放了她的牌位。关注她,景仰她的人,有了与之亲近的去处。正如陆岩所说:“风华绝代的小曼,百年后终于归来!”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3年11月8日 总第2531期 第三版

档案查询

 

查档预约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