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档案与历史 > 他山之石 > 正文

鲁迅与上海虹口的茶庄及咖啡馆

发布时间:2016年03月22日 09:53 发布者: 

文章作者:葛建平 文/供图 来源:《中国档案报》

上海四川北路上乾源泰茶庄原为恒丰茶庄旧址

1933年的一天,已入老境的鲁迅明显感到身体一年不如一年,写文章容易疲劳,所以在笔耕一阵后,便要休息一下,比如慢慢踱出家门,到上海四川北路走走,散散心。秋风乍起,有片片黄叶从树枝上飘落下来,给街面平添了几分凉意。鲁迅依照老习惯,先到内山书店看书,再到斜对面,创建于光绪年间的老字号恒丰茶庄逛一圈,顺便包点茶叶。

伙计跟鲁迅打招呼说,周先生,您来了啊。今天茶叶打折优待客人,是当年的茶,保存得好,还像新炒出来的呢。鲁迅说,那你给我称二两吧。

鲁迅是资深“老茶客”,他时常会和茅盾、冯雪峰、丁玲等二三知己文友,到恒丰茶庄里间,泡一壶茶,畅谈文坛近况。故茶庄的伙计跟鲁迅较熟。

鲁迅回家后,撮出些茶叶,泡了一壶,怕它冷得快,就用棉袄包起来。但喝的时候,觉得味道竟和他一向喝着的粗茶差不多,颜色也很浑浊。“我知道这是自己错误了,喝好茶,是要用盖碗的,于是用盖碗。果然,泡了之后,色清而味甘,微香而小苦,确是好茶叶。”鲁迅将此品茶经历写进了他的《准风月谈·喝茶》,在别有深意的叙述中,可以看到他对茶叶、茶具的使用和品尝,还是颇有心得的。

民国时期,上海恒丰茶庄购茶叶的发票。

大城市里的文人有泡咖啡馆的习俗,在上海文坛,这种风气更盛。当年四川北路咖啡馆比较集中,其中公咖咖啡馆离鲁迅寓所不远,为日本人经营。底楼卖日式糖果,二楼咖啡馆悬挂着和式灯笼,长方桌,榻榻米,身着和服的日本侍者对于鲁迅等留日学生而言,也容易唤起当年负笈东瀛的亲切感,加上环境幽静,没有人干扰,很适宜闲坐。

还有白俄咖啡馆,离鲁迅寓所仅百步之遥。这家咖啡馆是单开间,铺面卖面包、奶酪,里面设有咖啡座。1934年11月,鲁迅在内山书店初次会见从东北来的青年作家萧军、萧红后,便带他们到白俄咖啡馆,啜饮咖啡,谈笑甚欢,当场给了他们20元作为生活费。此时的二萧,自北方几乎是逃难而来,困居在亭子间里,每天的伙食费都没有着落呢。此前,1933年底,创造社主要成员成仿吾到上海寻找中共党中央未果,他想到了鲁迅,也是先通过内山书店约见,而后与鲁迅在白俄咖啡馆见面,边喝咖啡边聊。其间,鲁迅给予成仿吾很大帮助。

上海虹口的茶,以及咖啡,似乎有了一丝革命文艺的味道!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3年11月25日 总第2538期 第四版

档案查询

 

查档预约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