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档案与历史 > 科研成果 > 正文

侵华日军档案见证强征“慰安妇”的罪证何其多

发布时间:2016年03月22日 17:06 发布者: 

侵华日军档案记录强征“慰安妇”的种种罪证 (此组档案现存于吉林省档案馆)

今年2月,日本名古屋市长河村隆之公然否认南京大屠杀;自3月以来,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包括日本政府围绕钓鱼岛一再挑起事端。近期,以日本首相野田佳彦为首的一批政客,又竞相发表否认日本殖民和侵略历史罪责的言论。野田佳彦竟然说:“强征慰安妇的记载没有看到,也没有日本的证人,所以采用了自称是慰安妇的证言。”而在吉林省档案馆保存的侵华日军档案里,却记录了日军强征“慰安妇”的种种罪证。

罪证之一:

时间:康德十二年(1945年)三月三十日 上午十点四十分

来电者:鞍山支店 不可三支店长代表

事件:购买慰安妇资金的问题

发送金额:252000日元

发送地:徐州

送金人:淮海省联络部 (7990部队)

受领人:鞍山经理司令部

伪满洲中央银行全宗,系伪满洲中央银行鞍山支店经关东军第四课批准,以军用公款科目转账划拨日军购买慰安妇专项资金电话记录。

罪证之二:

日本关东军宪兵队司令部全宗,系日军华中派遣宪兵队司令官大木繁报南京宪兵队地区治安恢复状况旬报中第十一项内容,即日军在各地设置慰安设施状况。统计表显示了南京等地的日本驻军数量,慰安妇人数,慰安妇所对应的兵员数量等。因是残件,经对该档案前后比对,考证摘要反映本旬驻镇江日军慰安所利用人次与其他地区相比人次更多,为8929名。

罪证之三:

日本关东军宪兵队司令部全宗,此档案系《宪兵调查军人犯罪情况表》,记录了军人森本直市、金箱竹次郎等酒醉后到慰安所,对慰安妇进行殴打施以暴行的事实。

罪证之四:

日本关东军宪兵队司令部全宗东宪高第三〇五号《思想对策日报》,系日本宪兵队发现的贴于牡丹江绥阳街特殊慰安所附近电线杆上的讽刺标语,证明在牡丹江不但设有日军慰安所,而且这些慰安所系侵华日军直接管理。

罪证之五:

日本关东军宪兵队司令部全宗,记录了陆军鹤冈义德在海拉尔市军慰安所登楼游玩,并盗取慰安妇手表一只的史实。

罪证之六:

日本关东军宪兵队司令部全宗,记录于承德地方检阅部的《通信邮检月报》。发信者是武田武二郎,受信者是秋田市大町四的村上英子雄。信中写道:住在黑河市街北四里山神府兵舍的川村、井上、绵引等几位都畅谈着回到后方的那一天。他们在一望无际的旷野上连个村子都不见的地方,唯一看到的是利用陆军官舍一角开设的东西向的慰安所。慰安所的兵力(指慰安妇)只有20名,清一色是朝鲜人。迫于国家总动员法,被分给了或“芳子”或“花子”什么的粉色配给券(供士兵们享用)。配给券也有滥用职权的现象,基本是军官们专用。

吉林省档案馆保存着大量侵华日军档案,这些档案全部由侵华日军自身形成,是日本侵略罪行的铁证。慰安妇问题是日本侵华时期犯下的三大反人类罪行之一。据不完全统计,日本当时在亚洲很多国家强征慰安妇,总数在40万人以上。中国是日军慰安妇制度的最大受害国,至少有20万中国妇女在刺刀下成为慰安妇,日军慰安所遍及中国20多个省。

档案查询

 

查档预约

网站地图